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driana La Loca

尽人事,听天命。

 
 
 

日志

 
 
 
 

2011年12月16日  

2011-12-16 23:57:43|  分类: 有感乱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周,又一周,很快放假了,很快了,
当我们不知不觉之间,一切都来得那么迅猛。
以至于我们绞尽脑汁也不知道怎样才能把日子,过的慢点。

 

周三晚上,去听了菲扬吉他社的音乐会,能不能算上是真的音乐会。
我们姑且装作是吧。
到宿舍楼下时候,看到陈导,陈导像开着宝马一样开着他的单车。
问我们去哪,一听到之后。
突然一种被口水呛到的样子,然后说,
“咳咳,注意啊,大四了。”
好吧,我们这群变态的人,就是喜欢在大四做大一才有人做的东西。

 

其实我还是蛮喜欢吉他弹奏出来的声音的。
刚刚好最近在看文学课的martin fierro,
就是六弦琴吧。
干净的来回味无穷。
我已经不记得那个吉他手在舞台上弹奏的是哪一个曲子。
但是我记得那种感觉,how I wish......
哎哟喂,不过这种这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的时刻总是被像做在我们后面那一群PERUANOS打搅到。
很不理解为啥他们能够一个在会堂后面一个在观众席右前面能够隔空在那么多人还那么多人都安静的情况下自如的对话。。。
好吧,还要是也叫,不是也叫,高兴也唱,不会也唱。
不过还是有很多不错的节目的,只要大家都宽容一点。

 

我不是文艺的人,即使偶尔文艺也是伪的。
但是对于音乐,我还是有一种很本能的热爱。
那天潘静突然在Q上说:我来说一句歌词,看你反应得到是哪首歌不。
I'll be the light。
我比较快的反应但是很不确定的说:是不是 the one
竟然就把她感动的一塌涂地。
因为那些歌,那些我们听歌的时刻,
都是那些我们不知不觉后知后觉幸福快乐常常怀念却永远也回不去的曾经。
就像她说从初中那一刻起她就知道她会用以后一辈子的时间来怀念这3年。
对于当年的这些歌,怎么能不记得呢。
我曾几何时一直在听,在我没开始学英语之前就开始听。
听到自己能记住那个旋律甚至是大致的发音,但是当时却不知道歌词是什么意思。
然后很久很久以后听回来,突然之间才知道这首歌说的是什么内容。
然后惊叹于这首歌与自己是那么的有默契。
就像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微博上听各种歌单,有时只是为了让自己的耳朵不要处于太安静的状态;
或者是想控制自己听到的东西来排除外界的骚扰。
然后突然重逢,对,不能用邂逅,
the callings 的那首 wherever you'll go.
突然仔细的研究了一下歌词,然后感叹当年为什么会这么喜欢这首歌。

 

很明显我就不是那种足够宽容的人。
所以,我跟momo跟美玲就决定转移阵地去了操场。
一袋糖果,三罐啤酒,两打报纸和足够的围巾手套帽子。
三人行,看流星。
双子座流星雨,我处女座都去看,那是相当的给力了吧,
所以无论如何拜托我看得到。
把一堆报纸摊在地上,做好各种防寒措施,
我们就以Mercedes的Logo的那个方式躺在地上,
选择最最舒服的方式,慵懒的躺在地上,
满怀虔诚的希望能够见到流星,能够许下愿望,并在未来的某天实现。

 

真的是很大一的一个晚上吧。
天空其实很美,只是,好多云好多云,
多得可以遮挡观看流星的视线了。而且呈破碎状。
momo很形象的描述为像是打烂了的豆腐花。
我们很理智的分清了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并专心的像东北方向留意。
BTW,其实这晚的月亮也非常的美丽,
从我们的角度看过去,是可以看到她从白云山顶缓缓升起,然后在云卷云舒中展示她的美。
在旁边还有一大圈光晕,就像是一层等待揭开的面纱。
但是,今晚注定了她只能是个陪衬,甚至是一个指责的对象。
所以说,不是最光最亮的一个就能被重视的。
我们三个的视线估计可以涵盖了整片天空。
而有时,恰恰好流星降落在你视线里的盲点,那么你就注定看不到。
虽然我们都在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以同样的期待,但是我们看到的流星也是不同的。
躺了足足一个半小时。
其实看到的飞机要比流星多得多,然后会想,会不会这里有那一架飞机是飞往西班牙的?
或者是去阿根廷的?智利的?哥伦比亚的?
会不会文慧就在其中一架飞机上面?她现在还好吗?好久不联系了。
老翟说她想以后在航空公司工作,因为机场,是离世界最近的地方。
会想到大学第一次在操场过夜的时候是多么傻,多冷,依然是三人行。
只是这三个里除了我,都变了。
当时空无一人的操场,现在却人声鼎沸。
不过这么多人的操场,想发呆也很容易i被群众们突然的尖叫打断。
就像梦想很美好,但现实好残酷一样。
MOMO说我们这样下去话题会变得越来越哲学。
那就安静的等吧,等待流星的降临。
一共看到5、6颗吧,算是很功德无量了。

 

每一次,那些要用比秒还小的单位丈量的精彩都很难被capture。
我们看到的稍纵即逝的美丽到底是它在离我们无限光年的地方酝酿了多长时间,
才促使了这一晚上那些看似命中注定的邂逅其实是双方的等待了多久的约定?
not to mention它的代价。
整晚最绚烂的莫过于那个长达5秒左右的精彩“演出”。
从我和Meiling尖叫一直到我们坐起来用手顺着它的轨迹划出一道长长的弧线。
而这个时候Momo才顺着我们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竟然还能看见。

 

那些所谓的愿望,经常都是尖叫完才发现忘记了。
而那些我们喊出来的要圣诞老公公圣诞老公和圣诞好工的背后,
还有很多那种说不出来但是赌气许下的愿望,
也有那些特地让它不能实现然后通过它来使自己希望得到的东西更加接近一样。

 

其实等流星雨的真的不知道它是怎么形成的?
有多少真的不知道那些所谓的许愿都是自欺欺人的傻事。
只是当年我们都是那么傻,而且愿意一直骗自己下去。

 

傻,也是人生的必经历程吧。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